首页 历史

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的思想自由,秦朝之后不复再有

时间:2019-09-19 08:21:41 栏目:历史

据《史记·秦始皇本纪》,秦始皇三十四年:始皇置酒咸阳宫,博士七十人前为寿。仆射周青臣进颂曰:“他时秦地不外千里,赖陛下神灵明圣,平定国内,流放戎狄,日月所照,莫不宾服。以诸侯为郡县,人人自安泰,无战争之患,传之万世。自上古不及陛下威德。”始皇悦。博士齐人淳于越进曰:“臣闻殷周之王千馀岁,封后辈功臣,自为枝辅。今陛下有国内,而后辈为匹夫,卒有田常、六卿之臣,无辅拂,何以相救哉?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今青臣又面谀以重陛下之过,非忠臣。”始皇下其议。丞相李斯曰:“五帝不相复,三代不相袭,各以治,非其相反,时变异也。今陛下创大业,建万世之功,固非愚儒所知。且越言乃三代之事,何足法也?异时诸侯并争,厚招游学。今世界已定,法令出一,公民当家则力农工,士则进修法令辟禁。今诸生不师今而学古,以非当世,惑乱黔首。丞相臣斯昧死言:古者世界狼藉,莫之能一,是以诸侯并作,语皆道古以害今,饰虚言以乱实,人善其所私学,以非上之所竖立。今皇帝并有世界,别是非而定一尊。私学而相与不法教,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认为名,异取认为高,率群下以造谤。如斯弗禁,则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禁之便。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世界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制曰:“可。”

北大汗青系传授辛德勇认为,“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中的“偶语”颇令人费解,有人将“偶”解为“对”,“偶语”就是两个(或更多)人面临面说话。若是是如许,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谁敢一路面临面商议《诗经》和《尚书》,就会被在闹市上被处死。

然则,这一注释显然令人很迷惑。因为《诗经》和《尚书》是儒家的根基典籍,不读这两书就不足以称儒生。此外,“博士官”能够正当收藏和行使“《诗》、《书》、百家语”,那么就不会禁止他们聚谈《诗》《书》。凭据他的考据,“偶语”的意识是寓言,秦始皇和李斯,是禁止人们拿《诗经》和《尚书》说事儿,以古讽今。

安徽太湖秦始皇戎马俑泥像

关联前后文的意思,应该说,辛德勇传授的考据有很强的注释力,而且合情合理。由此引出一个让人不得不思虑的问题:对于秦始皇如许残暴野蛮的君主来说,要阻止某一件事,那必然是因为他认为,这件事对他有害或或者发生风险。秦始皇和李斯禁止人们借着《诗经》和《尚书》以古讽今,以古非今,那必然是因为这种现象在其时对照遍及或有显着的征兆,恰是因为担心念书人拿拿《诗经》和《尚书》说事儿,怂恿老公民。出于维稳的需要,秦始皇和李斯禁止了念书人的这种行为。

众所周知,周代分为“西周”(前1046-前771年)与“东周”(前770年-前256年),而东周又分为春秋和战国。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生于春秋末期,他和其他先秦儒家最推崇的人物是周公,孔子对于春秋末期的政治款式和世道人心非常不满,一向主张恢复周制。而他推崇的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姬昌第四子,周武王姬发的弟弟,曾两次辅佐周武王东伐纣王,并建造礼乐。因其采邑在周,爵为上公,故称周公。周公是西周初期卓越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惟家、教育家,被尊为“元圣”和儒学前驱。

宝鸡岐山县周公雕像

应该说,在秦代之前的西周,以及春秋战国时期,念书人享有充裕的谈吐自由。正因于此,春秋战国时代才显现了“百家争鸣”的思惟岑岭。孔子曾经漫游各国,向诸侯履行本身的政治理念。作为孔子思惟和学说的传人,孟子也曾率领学生游历魏、齐、宋、鲁、滕、薛等国,并一度担当过齐宣王的客卿。因为他的政治主张也与孔子的一般不被重用,所以便回抵家乡聚徒讲学,与学生万章等人著书立说。

然则,百家争鸣有一个前提,即其时周室孱弱,周皇帝对于诸侯没有太大的约束。秉持各家学说的士人能够游走于各国,践行本身的治国思惟,合则留,错误则去,这个君主不赏识,能够持续寻找下一个君主,这个国度没有效武之地,能够去其他的国度。正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除了南方有北方”。孔子的主张没有被诸侯采用,他仕途不顺,曾经在各国之间多次辗转,孟子也和他雷同。

陕西西安秦始皇统一泥像

然则,进入秦代之后,本来的封建制酿成了郡县制。秦制的特点,是确立登峰造极的皇权。全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立法、司法、监察等各类权力都操于皇帝一人之手,“世界之事无小大皆决于上”从中央的丞相到处所上的郡守、县令,都由皇帝直接任免。这种皇帝高度集权,大一统的体系之下,各家各派所有士人的学说,只能向统一个买即皇帝兜销。是以,皇帝能够摆布逢源,有利于本身和家眷、子女维持历久不乱统治的学说和方略实施,皇帝就实施;对于各家学说晦气于“家世界”长治久安的部门,则予以禁止。在秦制之下,李斯向秦始皇建议,不许士人拿《诗经》和《尚书》说事儿,以古讽今。如许的事情,在秦代以前没有可行性。然则,在秦统一世界之后,就有了或者。

恰是在秦制以及厥后历代的沿袭之下,中国人的思惟受到很大钳制,其缔造性也被约束。而一家独大、登峰造极的皇权不光扼杀了资源主义的萌芽,并发生了“李约瑟难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