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可被遗忘的伤痛!在这2230天里,日军轰炸成都31次,投弹2455枚!

时间:2019-09-19 06:17:04 栏目:历史

炸毁衡宇: 15208间

自1938年11月8日至1944年12月18日止,在长达6年零40天里(共2230天),日寇先后对成都进行了31次大轰炸。执行轰炸义务的是日本陆军航空兵第三航行集体所属的第一航行团、第三航行团。1939年今后,日水师航空兵第二结合航空队所属的第十三、第十四航空队以及高雄航空队等部亦投入作战。轰炸方针首要集中在政治、经济、贸易中心,包罗城区的布衣栖身区、学校、病院、外国使领馆、外国教会等非军事区,以及各交通要道、军事基地、空军机场等,无一破例地遭到日机的“无不同轰炸”。日军专门制订并实施了针对成、渝的计谋轰炸规划,即“101号”作战规划和“102号”作战规划,对成都、重庆和四川各地进行了大规模的“轮替轰炸”、“月光轰炸”、“委靡轰炸”,其目的在于破坏我中华民族的抗战意志。在6年零40天里,日寇先后对成都实施了31次空袭,出动飞机921架次,投弹2455枚,造成5337人死伤(个中死1762人,伤3575人),炸毁衡宇15208间,致使天府之国的成都满目焦土、一片废墟。

轰炸成都

是为了崩溃抗日意志

为什么日本要轰炸成都呢?首要是因为成都周边有好多主要的军事举措。日寇轰炸机前后六年轰炸的首要方针是成都平原周边空军基地。

在1938年10月武汉会战今后,抗日战争进入敌我双方相持阶段。日本想敏捷征服中国的阴谋没有得逞,是以不得不改变侵华政策。一方面临国民当局采用政治诱惑方针,另一方面把轰炸的方针转向中国后方计谋要地成都和重庆,重庆是其时国民当局的陪都,空军第一司令部设在重庆;成都地处川西,是中国抗战的大后方,中国空军的凭据地。

1939年1月,空军最高统帅机构、对日作战的空军总批示部中国航空委员会从重庆迁来成都,空军第三司令部设在成都,所以日本空军稀奇把成都、重庆的空军基地作为轰炸的首要方针。日军把对成都、重庆进行大规模历久轰炸与制空攻击,作为强制国民当局乞降的主要手段。

稀奇在1941年今后,日军更是把空军基地作为首要轰炸方针。1941年上半年,德国占领泰半个欧洲,并向苏联动员倏忽袭击,4月,苏联与日本签署《苏日各不相犯合同》。日本认为争取东南亚的大好时机到了,是以加速制订并布置对成都、重庆的军事与市政举措,稀奇是军用飞机场进行更大规模轰炸的规划。个中日机对成都南郊簇桥、红牌楼周边空军基地、空军学校与宁靖寺、陆坝、双流等机场进行10余次轰炸。

1938年:首次轰炸

日寇受到固执抗击

1938年11月8日,日寇18架轰炸机对四川省会成都实施首次轰炸,这是继2月19日,日机首次空袭重庆后,对成都的第一次大轰炸。11月的成都天色晴朗,万里无云,抗战初期的成都人还没有履历过战争的浸礼,和往常一般,生活在平静之中。上午11点40分,天空中倏忽响起刺耳的警报声,其时的成都人还没有回响过来,18架日本轰炸机从湖北汉口空军基地起飞,两批沿长江西入川飞临成都上空,日本飞机分两队袭击成都,一队在北郊扫射投弹,另一队在成都南郊投弹,意在空袭成都宁靖寺机场、凤凰山机场及周边首要中国空军军事举措。所幸成都的空军有所预备,加之此次日机袭蓉,因谍报不确,不知道在成都周边机场布置有我中国空军斗争机,所以入侵成都的日军轰炸机未配备遣散机(斗争机)作保护。警报一响,12架中国遣散机立刻升空,离别在北郊凤凰山、南郊双流簇桥上空阻挡日军轰炸机。乃至2架日机蒙受重创,其余日机见状立刻扑向北郊凤凰山机场,在一片慌乱中,日机投下50余枚炸弹,然后又反转到南郊红牌楼簇桥空军练习基地,投下40余枚炸弹后逃窜,日机共炸毁军用举措与民房多数,因为早有预防,所以在此次遭遇日轰炸机空袭中成都会民死伤人数较少,死3人炸伤5人,此后写下日机轰炸成都的汗青。

1939年:“一一•四”空战

击夕照军“轰炸之王”

1939年5月13日、6月11日、10月1日,日军前后三次夜间袭击成都。个中6月11日晚上7点30分,日机27架在盐市口一带扔掷炸弹、燃烧弹百余枚,致使盐市口、东大街、东御街、提督街、顺城街一带荣华区域燃起大火化作一片焦土。军警及成都会防护团赶赴现场急救,但因火势太大,直到次日晨5点才完全息灭。军警和防护团员在急救中殉职34人,市民被炸死近200人,受伤400余人,衡宇损坏4700余间。

10月1日晚上9点,成都会民耳边又响起警报声,日机的一次次夜间袭击,让成都人陷入大轰炸的绝望和可骇之中,日军共27架轰炸机、遣散机从湖北孝感起飞,在夜幕保护之下从川东直扑成都,凌晨1点40分抵杀青都上空,丢下50余枚炸弹。固然此次袭击的首要目的是要轰炸簇桥、红牌楼的空军基地,但空袭时正值月黑之夜,加之成都实施严厉的灯火管制,日机难以发现方针,所以投下的炸弹大部门丢在郊外的农田里,造成炸死农民7人,重伤1人,炸死耕牛3头。

1939年11月4日,日机54架轰炸机遣散机分4批次空袭成都,并在成都上空大量投弹轰炸。此时驻成都空军及防空力量获得增加,并有苏联空军自愿队的支撑。地面的高射炮军队自动积极向日机射击,成都空军第五大队出动遣散机14架与苏联空军自愿队16架E16遣散机共30架战机,配合在成都南郊宁靖寺机场起飞,升空阻挡迎战日机,追至龙泉驿偏向,成都空军中队长邓崇凯驾驶战机在空战中将日本空军首机击落。身佩刻有“轰炸之王”佩剑的日机领队首机水师航空司令官奥田大佐被击毙。从他尸体上还搜出成都主要机关及军事驻地地图。此次有名空战被中国近现代史称为“一一•四”空战。

1940年:“101号作战”

长达112天的无不同轰炸

1940年5月18日,从是日起,日本侵略者拉开“101号作战”序幕,从5月18日一向持续到9月4日,长达112天的日子里,日机对成都、重庆以及其他县市实施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计谋轰炸规划。成都夏秋两季白日多以好天为主,晚上或满天星斗,或月光如洗,能见度很高,日寇则行使成都每年的7、8、9这三个月,实施集中轰炸,尤其以10月份轰炸最为疯狂。

5月18日深夜,日本出动遣散机、轰炸机18架轮替轰炸空袭成都,遭到驻成都空军的固执阻挡,空军航行员林日尊当晚在迎击时双腿负伤,返航时坠机牺牲。5月19日,日机一连轰炸成都,先后投弹100枚,炸死炸伤成都会民50余人。7月24日午后,日机36架轰炸成都,并在市区内投弹138枚,市民死伤近200人,炸毁衡宇630余间。9月4日,日机再次空袭轰炸成都。

10月,日机先后5次轰炸成都。10月4日上午9点,日寇27架重型轰炸机在26架遣散机的保护下,入侵成都上空,从北较场一向炸到新东门城墙,投弹100余枚,共炸死市民100余人,伤220余人,炸毁衡宇160余间。隐匿在城墙角屋内西蜀小学的学生因燃烧缺氧,悉数梗塞灭亡。10月5日,日机36架,持续轰炸成都。10月12日下1点,日机29架,空袭成都,在城西投弹100余枚,安然桥上帝堂、马道街法国圣修病院均被轰炸。10月26日,日寇竟在一天之内两次袭击成都,正午12点零5分,8架敌机排成一排,在成都会区对着人群扫射、轰炸,在浆洗街、南大街、武侯祠、宽小路、窄小路、同仁路、青羊宫等街巷进行往返扫射数遍,10月27日,日机先后两批空袭成都,第一批21架,第二批15架。在少城公园与皇城四周,共投弹100余枚,炸死市民数十人,炸毁衡宇400余间。公园内市民教馆及抗日将领王铭章大将铜像被炸毁。

1941年:“七•二七”大轰炸

最惨烈的一天

1941年6月21日,德国对苏联动员空袭,苏德战争爆发,日本也不甘掉队,就在苏德战争爆发的第二天上午9点30分,日军航空队出动轰炸机27架、遣散机9架,轰炸成都周边的宁靖寺、双桂寺、凤凰山、黄田坝、广汉机场。炸死29人,炸伤10余人,并炸毁机场从属举措与民房120余间。

这一年无疑是成都人蒙受日机轰炸最惨重的岁月,日机曾先后8次出动轰炸机、遣散机轰炸成都。在长达8个多月的轰炸中,防空举措越来越微弱,空军的装备和数量严重不足,仅在成都宁靖寺机场驻有少量遣散机,高射炮不足20架,对空探照灯不外10余座。袭击成都的敌机不光数量多,并且大多数是最进步的零式斗争机,固然我空军航行员固执应战,但毕竟处于劣势。

在1941年的这8次空袭之中,尤其以7月27日,日机轰炸最为残暴。此次轰炸被称为“七•二七”空袭,就连川西北藏区的松潘县城也成为日机袭击的方针。当天上午8点30分摆布,日机分4批,每次27架,共108架,一连络续对成首都郊投弹320余枚。日本水师航空兵轰炸机从武汉起飞,与从山西运城起飞的航空联队的轰炸机群先后在成都西面灌县(都江堰市)空中集结后,再东飞向成首都郊。日机飞临成都上空时,轰炸机采用低空航行投弹轰炸,同时还对隐匿在公园、河边树林中的人群进行扫射。

是日成都同胞死伤逾千人,炸死市民574人,炸伤600余人,炸毁衡宇2500余间,成首都区的荣华地段长顺街、宽小路、窄小路、青龙街、长顺街、少城公园(现人民公园)、盐市口、祠堂街、安然桥成为重灾区,几乎成为废墟,连皇城四周的清真寺也被炸毁。在少城公园内、新南门竟成园锦江两岸、猛追湾新东门一带大树林下,躲空袭跑警报的上万成都会民被日本飞机投炸弹与机枪扫射死伤达1千余人,树枝上都挂着死伤者的肢体。

1944年:病笃挣扎

日寇最后的疯狂

1942年3月,因为宁靖洋战争爆发,日本已无力持续对成都实施大规模轰炸,但从1943年2月到1944年12月,日本空军为了合营地面战争的病笃挣扎,对成都又恢复空袭。1944年,10月27日,日机6架飞抵成都空中,飞抵南郊机场,对地面进行扫射,当我空军起飞迎敌时,敌机不战而退。12月18日,日机6架飞至成都进行侦查,飞至南郊投弹6枚,炸伤衡宇3间。

这时候,恰值美国空军援华自愿队进入成都。日机失去了空中优势,入川空袭的次数削减,规模越来越小,到1944年12月今后,日本的轰炸机与遣散机再也无法进入成都。日军从1938年11月到1944年12月前后,对四川成都持续6年的野蛮轰炸,毕竟以失败了结。

起原:今日武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