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君无忧亦无愁,来生与君不相逢

自媒体 自媒体

你眼中是江湖,我眼中是你
[好文分享:www.777y.com]

青竹板凳,老酒几杯,只等故人归

[原创文章:www.777y.com]




和我私奔吧,
趁夜色和爱你渐浓,
在暮色跟夕照傍边。
--------
--------

陈轲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前一堆的残肢断骸,饶是久经沙场的他见此景遇心下也不经微微发怵。那一具具尸体脸上写满了惊恐扭曲,仿若生前经验了极大的痛苦。

“将军”来人一身血污跪在陈轲马前禀报道,“已搜遍宫中,不见楚皇身影”

陈轲目光深挚的望向前方被鲜血染红的琉璃金殿,号令道:“不必寻了,楚皇已殁,若有皇室宗人一并生擒,禁军中若有缴械屈膝者留,抵死抵制者杀”

“是”那将士领命退下。

陈轲策马扬鞭于尸山血海中驱驰,忽见一身影在一众鼠窜狼奔的人海中逆行而走特别惹眼。他本已与她错身而过,奔出数丈之外,却忽地一勒缰绳调转马头,纵马拦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好心到:“前方刀光剑影莫再靠前了,逃命去吧!”

那人恍若未闻,绕过他持续向前走,他再次打马将人拦下,此次那人终于举头看他,半张脸上尽是血污,而那本应是一双蕴着万种风情的桃花眼中此刻尽是滔天的恨意。他的一番好意终于被她眼中的恨意消磨洁净,策马给她让出一条路来,既有人齐心送命他又何须阻拦。

经由一天三更的奋战后,终于在丑时彻底将楚国收入囊中。这曾令众国羡艳的琼楼玉宇在经由一番腥风血雨的浸礼后再无半点金碧绚烂可寻,往日价钱千金的宝物此刻如烂泥般被人踩在脚下;琉璃瓦上尽是斑斑血迹;百花斗丽的御花圃不复欣荣一片衰败……此刻整个皇宫如同一个修罗场,沉浸在一片死寂中,就连天上的月亮都躲在乌云之后不忍直视这一人世惨剧。

“嘶~~”布帛撕裂的声音在这清幽的夜里显得尤为刺耳。

陈轲寻着声音朝假山处走去,入目的画面实在令人不堪,他一脚踹在个中一人身上,怒道:“军规都忘了吗?”

那三绅士兵闻言转过甚来,一张张脸上尽是苍白一片,慌张磕头求饶:“将军饶命,属下再也不敢了,将军饶命……”

陈轲上下看了三人一眼,见他们衣冠还算整洁,理当还未得逞遂法外开恩道:“自去领五十军棍”

那三人跌跌撞撞的跑开后,陈轲上前脱下披风罩在地上那衣不蔽体的女子身上,柔声道:“姑娘受惊了”

意想中的饮泣并没有传来,陈轲定眼去瞧,借着漫天星辉的光芒起劲去识别眼前人的神色,是她,谁人齐心求死的女子。若说下昼她那全身血污恨意滔天的式样如同阎罗,那此刻她目光朴陋一身狼狈的躺在夭折的百花丛中就如统一个被人丢弃的破布娃娃。

“搪突了”陈轲先是郑重的冲她一抱拳,随后朝她伸出手去,手掌在穿过她背部时触及到她背上的圆滑肌肤,身子不由一僵,少焉失神后他将她稳稳当当的抱在怀里举步朝自己临时住的一间宫殿走去。

他将她放在床上拉过被子替她盖上,回头冲皮相喊道:“来人”

门外士兵反响而入“将军”

“去烧些热水再叫个宫女过来”

“是”

不多时几桶热水统一个宫女一同被送了进来。陈轲只看了那颤颤巍巍的宫女一眼,那宫女便慌张重重跪下磕头道:“大将军饶命,大将……”

“我不要你的命”陈轲出声打断,目恢复又落在床上女子身上,持续道,“给她洗洁净,换身衣服”

“是是,仆众这就去”那宫女边说边往床边爬去。

陈轲见此遂领着小兵去了外间,不多时那宫女又跑出来问:“将军可备有那姑娘的衣物?”

这倒是将陈轲问住了,军中都是大老爷们的哪有什么女人的衣物,他盯着殿里的烛台负责思索了少焉忽抬步朝内殿走去,环视一圈后果真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衣柜。

他边开柜门边问:“她身上可有什么伤?”

“回将军,没有”

他甩了件水蓝色的衣服到那宫女手里:“就这件吧!”

这宫殿理当是哪个极为受宠的嫔妃住的,内中安置得低调奢华,马马虎虎一个摆件就够通俗人家吃上两三年的,就柜子里的衣服其价钱没有千金也有万两。

他坐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茶,手指在茶杯边缘往返摩挲着,心里揣着世界苍生,思索着这大战事后山河的千疮百孔该若何修补?公民又当若何安抚?

“将军”那宫女将那洗洁净的女子带到陈轲面前,便识趣的退了下去。

陈轲回过神来举头看去,目光有少焉的恍惚,不曾想过那片脏污下面藏着的是这样一张精雕玉琢的脸,真真是玉瓷娃娃般的妙人儿。

“你……叫什么名字?”见玉瓷娃娃毫无回响陈轲又问,“你是哑巴?”

见玉瓷娃娃照样毫无回响,他只得自顾自的说到:“你是宫女吧!现在皇城已破想过往后去哪吗?”

他瞥了眼玉瓷娃娃面无神色的脸,抬手斟了杯茶推到她面前,替她决意到:“往后就留我身边奉养吧!”

----------------

又是一年采莲时节,可叹物是人非事事休,昔年共她泛舟戏水之人,现下已是生死两茫茫。

距楚国被灭已经五十三日了,她在他身边待了已有五十三日了。

“你喜欢荷花”

这突兀响起的声音吓了她一大跳,几乎将手里的鸡毛掸子挥了出去。在回身看清来人后,她冲他福了福身就要退下。

“尚书大人邀我明日去城外游湖,你同我一道去吧!”陈轲看着这个永远避他不及的背影道。

她又转过身来冲他福了福身算是应下。

明天,风和日丽是个出游的好日子。

陈轲站在将军府外的马车上冲她笑盈盈的伸出手。而她只是对他摇了摇头又尊敬的低下头一副低眉顺眼不敢超越的式样。

“上来吧!路远”

闻言她的头低得更低了,还微弗成察的退却了一点,似惊慌不安。他知道她低下的眉眼中或是憎恶,或是沉痛,或是死寂,唯独弗成能有害怕。

他仍笑着,温柔的说到:“子夕是想我在这对你用强的吗?”

她原地怔愣了一会,立刻避开他伸出的手举步上了马车。陈轲未恼反而轻笑一声,收回击来背在身后跟着掀帘进了马车。

两人相对坐了少焉后,陈轲轻叹了一声道:“傻坐着也无趣,不若我们来找点乐子”

林子夕骤然睁大双眼瞪着他,下一刻就要掀帘而出,陈轲一把将已经站起来的林子夕拽下来坐着,戏谑道:“想什么呢!我是说下棋,下棋你懂吗?”

闻言林子夕耳朵渐泛起桃红,眼睛尴尬得四处乱瞟。

“来”陈轲将棋盘从座下的抽屉里掏出来摆好,又将一装着白色棋子的棋盒推到林子夕面前,最后又想起什么问,“你会下棋吗?”

林子夕还来不及摇头就听他又道:“不会也没紧要,我教你,虽然我的棋艺也不怎么精湛然则教你照样绰绰有余的”

这一下林子夕才发现他棋艺哪是不怎么精湛切实就是烂大街好不好,她八岁的棋艺都比他高,棋艺不成也就算了,偏偏照样个落子有悔的恶棍。

陈轲从棋盘上捡起刚刚落下的一子,恶棍道:“等等等等,我在看看,我下……”

“将军,到了”他没说完的恶棍话叫车夫给他截了去。

“哦!到了”说着陈轲将棋盘上的棋子随意一扫,悉数扫进棋盒,率先跳下马车,伸手扶着跳下来的林子夕。

林子夕跟在他后背走着,听他可惜道:“子夕棋艺真是了得,与本将军难分手足,今日没能决出胜负真是可惜,下次,下次本将军定于你分个高下来”“唔!我们骁勇善战的大将军来了,快上来快上来”那人倚在丽人怀中,尚且左拥右抱的,竟还能抽出空来热情的同陈轲打号召。

这吏部尚书生得一副风流才子式样,远不似往日楚国那全日里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挂在嘴边的老古板。

“久等了”陈轲嬉笑着上了画舫,不吝赞叹道,“一别经年大人照样这般风流成性”

“人生吃力短当实时行乐才是”他接过旁的女子递以前的一杯酒一饮而下,眯眼审察林子夕,笑得高深莫测,“怪不得先前约你不出来,正本是另有美娇娥,这些庸脂俗粉都入不得你眼了,何处寻来的啊?”

“我府里丫鬟,捡的”

“丫鬟?捡的?在哪捡的我也去捡几个回来”

丝竹中听,轻歌曼舞,美酒佳肴真真是叫人好不享受,仙境也当是如斯了。酒过半寻,陈轲有了些微醉迈着杂沓的步子在林子夕的搀扶下回了房间。背后赏识歌舞的尚书郎不忘分心笑到陈轲:“将军这是迫在眉睫的行乐去啊!”

林子夕心下感伤宇国朝政下流靡烂,堂堂尚书郎白日宣淫,伤风败俗。

这厢林子夕将将将陈轲给放到床上俯身去给他脱鞋,他却忽地立了起来,捂住林子夕的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林子夕看看嘴上的手又看看陈轲示意他松手,那陈轲也才回响过来松了手笑了笑,倒是忘了眼前人是个哑巴根基发不出声来。

“你若是会说话该多好”他细弱蚊蝇的叹了声。

林子夕原本认为他是有什么秘要要事要做,不成想他只是带自己从画舫偷溜到旁边的划子上,载着她没有目的的在河上飘荡,竟不小心误入了莲花深处,或许也不是误入吧!

“那画舫也是够闷的,照样这清爽宜人”陈轲将手里的浆随意一丢,昂首躺下享受这份清幽雅静。

她看着满塘莲花,心中一时百味杂陈,笼在袖中的手竟也在微微股栗,她紧闭双眼费了好一番实力才压住眸中的泪水,没有让他们夺框而出,再睁眼时又是那双无波无澜却写满沧桑的眼。

她看着对面荷叶暗影下的那张脸竟感受与记忆中那张冷漠无情偶然略显凝滞的脸有几分相似。正本同样的事在别人做来竟也感受是你所为。

陈轲将时间掐得很好,刚溜回画舫那尚书大人就来敲门了,提醒说船要泊岸了。

陈轲下船时俨然没了刚刚那副醉酒之态,一派神清气爽的式样。按理来说人人下了画舫,天色也不见得有多早了,合该是各自回家了。但陈轲一句伸谢的话竟让那薛尚书忆起自己是怎么发现这一优点所的,遂建议到:“皇上的行宫就在不远处,将军还没看过吧!一路以前看看若何?”

就这样三五几个的一行人又一同驾车去了皇帝正在建筑的行宫。

楚皇昔时俭约从未想过要劳民伤财的给自己建一座避暑行宫,看着眼前正拔地而起的嵬峨高楼,林子夕不禁想问楚皇那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生平事实是为了什么?老天也真是不长眼让这样的一个皇帝顶个“亡国之君”的称号。

四周除了凿石锯木之音外,还参杂着扑挞漫骂之声,林子夕举目望去几多熟悉的面孔曾经的楚国宫人现下的宇国奴隶。

就在他们要离开时一个背着筐石头的奴隶摔倒在了林子夕面前,筐里的石头滚了出来几乎砸到她的脚。这时不远处那持着鞭子的士兵走了过来,挥舞着手里的鞭子一下下的落在那本就遍体鳞伤的人身上,鞭梢处带起的血落在她脸上她只觉滚烫至极,那落下的每一鞭子都犹如抽在了她的心尖上既叫她痛不克忍又叫她清醒万分。

陈轲见她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忙上前将她拉开护在自己的怀里,不叫她看见这些,他的手在她背上轻轻的拍着,安抚道:“没事了,我们回去”

回去后的林子夕一贯魂不守舍的,陈轲自然而然的将她的回响归结为上次行宫上的一幕叫她想起了城破之日宫中的鲜血淋漓。

直到……那世界朝回府,府里管家焦炙的守在宫门口,敷陈他,她策马出府朝着东城门的倾向去了。那时他才感受有些纰谬,心下升起不安,朝服都未来得及换下便跨上管家牵来的马吃紧追了出去。

出了东门后他想都没想直接奔着行宫的倾向去了果不其然在那找到了她。

她正跟在一个跛脚奴隶后背,含着泪水一遍遍的唤着“阿契,阿契,阿契……”每一声都像尖刀一样扎在贰心上。

正本她是会说话的,正本她有这样悦耳的声音,正本她不是那样无情,正本她也切实无情。

目击旁边呵斥他的士兵脸上加倍的不耐性,扬起的鞭子就要在她背上落下,他忙眼疾手快的抓住那鞭梢。

那士兵转过脸来惊悸的叫了声“将军”

陈轲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他就站在她身后明明离她这么近却又那么遥弗成及,他不忍再看她的背影,视线越过她落在前面谁人被她唤作“阿契”的男子身上,竟是那日跌在她脚边的奴隶。

“姑娘认错人了,奴才不叫什么阿契”那人终于舍得回过甚来看她,启齿的声音却很是粗噶,像是喉咙被什么灼伤过一样。

“不,你就是阿契”她武断无比的说到,“他们都离我而去了,连你也不要我了吗?”越说下去她眼眶中的泪水翻涌得加倍厉害。

陈轲见那男子抱着石块的手十分用力,皮肉都陷进上面的菱角里了,看上去和自己十分过不去,却也不知他事实是和谁过不去,启齿照样那样无情:“姑娘痛失亲人,奴才十分懂得你的痛,可也万望姑娘保重身体,若因悲痛过度患上眼疾就不好了”

陈轲在林子夕身后站了许久费了好一番实力才抬起灌了铅的脚向她走以前,每一步都似踏在自己的心尖上。他伸手想要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却被她侧头躲了以前,他的手僵了下复又收回去:“他不是你要找的人,跟我回去吧!”

可她现下眼里只有那一人,又怎会搭理他。她绕过眼前的陈轲,挡在那人面前一字一句的问:“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那人恍若未闻的绕过她,在经由她身侧时被她伸出的手拽住了衣角,那声音听上去可怜极了:“可我只有你了”

那人僵了少焉,就在林子夕认为他要搭理自己时,他却伸出手来拽回自己的衣角,瞬息将她心中燃起的微弱火花浇灭得干洁净净。这回她没再跟上去,呆呆的僵在原地贯穿着谁人拽人的姿势。

陈轲上前一手托住她的腰一手从她膝弯下穿过哈腰将她抱了起来,心下说着:你还有我。

管家一贯等在将军府门口,老远看见他们便迎了上去,见林子夕眼眶红得厉害,问:“子夕姑娘她怎么了?”

“打盆水来送我房里”说着就抱着她径直去了房间。

管家把水放下关门出去时站在门口摇了摇头微叹了一声:这世间最伤人的就是情爱啊!

陈轲将帕子浸在水里揉搓了几下再递给她道:“擦擦吧!丑死了”

林子夕接过擦了擦脸上泪痕,将帕子捏在手里,抬眸看向陈轲:“你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问你什么?问你为什么要哭?问你事实是谁?问你为什么扮哑?照样问你谁人汉子是谁?”陈轲无所谓的笑了笑,“问这些干什么?我不需要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看了陈轲半响评判道:“你真的很不一样”

“是吗?”陈轲脸上泛起自恋的笑容,“我也一贯感受自己很分歧凡响”

闻言林子夕可贵的笑了笑:“将军可以帮我个忙吗?”

“什么,说来听听,看看这世上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帮我救他出来”

“好”陈轲爽快的应到,若他认你,若他甘心,若你的幸福只有他能给,那我便为你们铺一条平展亨衢送你们远走天际。

明天,陈轲去找了谁人叫做阿契的人,可是哪怕他将一切都说得明领略白,获得的也只是他一句:“我不熟悉她,将军找错人了”

你看啊!子夕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他连自己是谁都不愿承认,连对你的爱都要遮掩,这样的人我怎能宁神将你交予他。

---------------

时间如指尖流沙,一晃两个月就以前了,行宫立时就要落成了而陈珂也即将赶赴北疆。

陈珂看了看黑压压的天空,端的是一副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式样。他取过管家手里的油纸伞驾着马车去行宫处接她的姑娘。

自那次起林子夕几乎日日都要去行宫一趟,远远的找个处所坐着看着谁人跛子,一坐就是一天,而他也在她看不见的处所陪着她,然后天将日暮时带她回家。现在每次去接她时贰心里都是兴奋的因为她比来去的次数加倍的少了,他又有了希冀,想着有一天她或许就不会去了。

行宫处负责督造的李大人看见他来,问到“将军今日怎么来了?是有什么要事吗?”

他已经接连来此接了林子夕将近两月的时间,李大人不该这样问的。贰心里渐泛起了不安:“她呢?”

“啊!”李大人立刻回响过来这个她是指谁,“她今日没来啊?”

李大人的话将将落下,就见陈珂拔出旁一士兵腰间的配剑,手起剑落的斩断马与车之间连着的绳索,策马奔了出去,动作可谓连成一气。留李大人在一骑烟尘中独自震惊。

陈珂还未抵达城门就赶上骑马而来的老管家和一宫中禁军,那禁军一见贰心下愉快,忙道:“宫中出事,皇上召将军速速进宫”

“驾”陈轲一夹马腹闪电般的窜了出去。子夕不见,宫中出事,明明不应有的关系怎么就这般巧合呢!

刚进城门天就起头下起了瓢泼大雨,一道道闪电惊雷接连劈下,这样的天空看上去像是一个发怒的怪兽,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将这世间一切都吞入腹中。

皇帝先前理当已经下过旨了,否则守门将士不会准许他策马入宫。

他远远的便见金銮殿外围了一层又一层,皇帝也撑伞站在不远处。

他翻身下马,抱拳一跪:“臣参见皇上”

“爱卿快免礼”皇帝伸手扶他,简练的同他说了金銮殿之事,“楚国余孽未消,现正困于金銮殿中”

正本早朝结束后不久,皇帝同几位大臣还留在金銮殿议事,恰这时不知从何处蹦出个白纱遮面的女子触动了金銮殿里何处的机关,射杀了殿中一世人等,皇帝是在一群不会武功的人用血肉之躯珍爱他才得以脱困,可即使这样也不免被流失射中了手臂。明明整个宫的机关都被人排查了一遍,可竟然没有找到,也正因如斯加倍武断了皇帝要获得楚国皇室秘术的决心。

皇帝看着金銮殿露出了贪婪的目光:“朕要活的”

“是”陈珂提剑一步步接近金銮殿大门。

不知是不是雨太大恍惚了视线,那禁军管辖竟看着陈轲提剑的手有微微惊怖,他眨了刺目在看时又没了,果真是恍眼了。

陈轲将将将门推开一点裂痕,一只箭矢就朝他面门射了过来,他仰头堪堪躲过,可他后背跟着的将士就没这么好运了。

那一箭事后刺客似弹尽粮绝,任由陈轲他们小心翼翼的排闼进了来。

“砰”的一声大门在他们后背合上,被关在皮相的人高声问到里面的人:“将军没事吧?”

“没事,你们在皮相守着”

“是”

陈轲回头叮嘱后背跟进来的士兵道:“都小心些”

他们就这样背靠背的一手捂住口鼻一手横剑于胸前在弥天的白雾中渐渐行进着。

“一、二……”白雾中的他们看不见人,只觉这声音像一条正对他们吐着信子的毒蛇,下一刻就要扑上来取人道命,叫人冷汗襟襟的。

“七”数到七的时候他们纷纷反响倒下。

闭眼前一刻,陈轲似乎看见白雾中有一抹亮光在朝他渐渐接近:“子夕……”他轻唤

林子夕将一颗鲜红的丹药塞进陈轲口中,放出手里的灯,盘腿坐在他身侧,等他醒来。

“子夕”陈轲看着白雾中似虚似幻的侧影唤到。

“醒了”林子夕转过甚来,脸上的面纱已经摘下,笑吟吟的对他说,“我还认为你还要再睡会儿呢!你们习武之人素质就是好”

闻言陈轲立马惊坐而起,借着地上一盏微弱的灯光看清身边的几具尸体,明明前一刻他们照样鲜活的。他闭眼遮去眸中的沉痛对她说到:“趁他们没进来赶紧走吧!”

“呵呵……”林子夕眼泪都要笑出来了,“陈轲你可真是爱惨了我啊!”

这样繁重的爱意自所爱之生齿中一文不值的说出来,远比任何尖刀利斧砍在身上都要痛。

她问:“若我今日必然要杀那皇帝,你当若何”

“杀你……再自裁之”说完后他忍不住问自己真的狠得下心吗?谜底其实早就有了。

“这样啊!”林子夕顿了顿又道,“看在待会或许要共赴黄泉的份上,我同你说些康乐的事吧!从哪说起呢……”

她负责的想了想,才将那一幅幅艳丽的画卷铺陈再陈轲面前。

她叫楚梦璃是楚国最受宠的公主,所有人都疼她爱她,恰是这样养成了她从小妄作胡为的性格,什么上树掏鸟、下河摸鱼、聚众打赌、斗殴打斗……诸如斯类的事情她京师清了。就连盗窃国玺私自盖章这种事情都能被父皇原谅,事后还问她想不想当皇帝,若她想那他就为她扫清所有障碍让她做千古第一女帝,可父皇又说当皇帝这样累人的事照样交给太子哥哥好了,让她就做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就好。

十二岁那年她遭遇了一次刺杀,阿契为了救她几乎丧命,也是那时起她知道了阿契的存在,知道了正本以前每次从树上掉下来,好几回差点溺水身亡,回回斗殴都赢,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幸运,多厉害,而是因为有阿契在,他把所有的一切都替她扛了。似乎有了阿契之后她加倍的轻举妄动,爬越来越高的树,打越来越有权势的人,毁坏宫中越来越多的机关……因为她知道有一个人永远在她身后。

“那时年幼蒙昧,看了太多英雄救美的戏码,所以他救我一命我就感受他是我此生命定之人,哼……更何况他还救了我那么多次”

闻言陈轲忍不住问她:“若是……若是我救你在他救你之前,你是不是……也会喜欢上我?”

“将军该知道世上没有若是,又何须自欺欺人呢!”她连骗都不愿意骗他,就连虚妄都小气给他。

“十五岁那年父皇送了我世上独一一颗月明珠,就因为我幼时曾说想要天上的月亮,因为一句戏言他便嘱咐无数人去东海深处为我寻来,这或许是他最劳民伤财的一次。我喜欢莲花不过是因为母妃会用它给我做好吃的荷花酥,皇兄皇姐们会陪我戏水采莲,而他会在那漫天流萤中站在莲池深处唤我一声‘公主’……我就这样在他们的珍爱宠嬖中快康乐乐无忧无虑的长到了十七岁”她原本欢畅的语气倏忽变得沉痛,泪水也不受约束的夺眶而出,怎么擦也擦不洁净,“十七岁,我今年十七岁,生辰贺礼是国破家亡,你碰见我那天阿契在父皇的授意下打晕了我带我逃出生天,可半路上我醒了硬要回来,他拗不过我便又折返回来,回来的路上赶上了你们宇国的兵,他一人断后叫我快逃,我好不容易赶到金銮殿入目的却是一具具毫无温度的尸体,我怎么捂也捂不热他们,那一刻我感受父皇好狠心他怎么能够带着所有人激动赴死却独独把我一人留在尘凡”

你若能逃出去最好,若不克,就算被擒也不会有人命之忧,因为楚国皇室的秘术只有你一人知晓了,陈轲在心中想着,可他知道这话不克敷陈她这样只会让她更痛苦。

他说:“你应该听你父皇的康乐的活下去”

“康乐?”她嘲讽的勾起嘴角,“时至今日你感受我还能拥有康乐吗?能苟活至今都已是花光了我所有实力,像这样豪侈的器材我又怎敢奢求”

“你还有阿契”他将这两个字在嘴中一再嚼了又嚼才说出来。

“对,还有阿契,等事情办完我就去找他”或许他来找我也行。

“将军”皮相的人许是等久了起头焦炙起来。

林子夕闻言起身,拿起身侧的匕首指着陈轲:“今日没有两全,我若不死皇帝必死”

“我倒情愿你适才没有救我”陈轲吃力笑。

“我舍不得你死”

闻言陈轲呆愣了少焉,她趁他愣神之际毫不犹疑的将匕首送入他的腹部,匕首拔出来的那一瞬间鲜血直流就像他的心一样。见她一步步向门口走去他上前想去拉住她,可才将将走出几步他便全身发软就要向地下倒去,“你一贯在耽延时间”

林子夕没有回覆他,可恰是这静默敷陈了他谜底,她同他讲那么多正本只是为了耽延时间等他体内药性发生。

“不要……”不要出去,不要去送命,他逐渐的趴在地上,连说话都辛劳起来。

门被打开,风灌了进来吹得人心里发冷。

“抓住她……”皮相刀剑声、流失声、嚣叫闷哼声……一一传入他的耳膜,他艰难的朝门口爬去想要将她护在怀里,想要带她逃得远远的,想要她做回谁人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最后所有声音都戛然而止,只有一句话在他脑中络续回荡“压入天牢”

她败了,她败了,他理当兴奋才是,明明笑着眼泪却滑了出来。

经此事后,皇帝令人将金銮殿上的每一块砖瓦都撬开细心排查了一遍,而他因受伤之故,得皇帝命他前去北疆的事情也被推迟了三天。

“将军都预备好了”老管家又问了一遍,“真的要这样做吗?”

“我知你家中有妻儿老小,你把手上的事放置稳健后就带着他们离开吧!别再回来了”

“将军我不是怕,只是只是……”管家想要劝陈轲的千言万语最后到嘴边都成了一声长叹。

启程去北疆的前一晚他劫囚了,那晚的月亮很圆,可他看到的却尽是离情,人说月满则亏太美妙的器材老是电光石火。

牢门打开的那一刻他全身气血上涌,恨不得将牢里的人都杀光。她进来时的那身白色衣裳已尽数被染成红色,若非那微微升沉的胸膛他还认为……

他伸出手惊怖的去抱她,将将碰着她,就听她闷哼了一声,他又忙缩回了手,去拨她那乱糟糟的头发露出里面那张煞白的脸来,指尖从她眉眼处轻抚过,哽咽道:“乖,我来带你回家”

陈轲一出东门就有人前来接应,他将她从马车上抱下来交到来人手中,又从怀里掏出一枚白玉莲花腰佩放到她怀中,对那人道:“照看好她”说完便回身隐天黑色之中。

阿契带着林子夕在阴郁中策马疾走,可似乎怎么也甩不掉后背越来越近的打架声。

陈轲没想过这么快就会被发现,更没想过皇帝会亲自追来,面纱被扯下的那一刻皇帝竟一点也不虞外,就那样骑在立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朕的护国大将军,你护的事实是谁?”

陈轲磕头求到:“求皇上放过子夕,臣愿以生平功勋来换”

闻言皇帝冷笑:“朕给你的承诺你就用来换这个,朕以前怎么就没看出爱卿你是个如斯情深意重之人呢?”说完皇帝双腿一夹马腹领兵追了上去,陈轲亦足下疾走追上去。

林子夕在马背的波动中醒来,模恍惚糊中看到那张日思夜想的脸,认为自己又在做梦了,有气无力的伸出手将碰未碰的,想要去触摸那张脸可又怕一碰就碎了。

“阿契”她唤。

他抓住她要放下去的手贴在他的脸上,红着眼睛应道:“我在”

滚烫的泪水落在她脸上一下将她灼得清醒:“真的是你,阿契你终于肯搭理我了,不要再丢下我了好不好”我不要那些惊才绝艳的人,不要把我推给他们,他们不是你就不是真的惊才绝艳,我只要你,只要这世上最好最好的阿契。

“嗯”再也不丢下你了,上穷碧落下黄泉,今生下世我都跟在你身后。

说话间马儿已奔至峭壁,前方再无路可退,阿契调转马头对上追上来的人,问到怀中的人儿:“怕吗?”

她脸上溢起知足释然的笑:“不怕”

“你们已无路可退交出秘术朕或可饶……”‘你们一命’在看见他们跃下峭壁的那一刻生生卡在了喉咙。

陈轲赶到时看到的是他们决然一跃的身影。

----------------

三年后

薛尚书将酒洒在墓碑前,回身拍了拍身后之人的肩,长笑离去:“人生吃力短应实时行乐,风和日丽恰是踏青好佳节”

陈轲摩挲着腰间残缺染血的莲花玉佩,仰头看天笑了笑,那人也似隐在云端对他笑,嘴里还说着“感激”就像三年前她决然一跃时看他的那一眼,那般温柔。

子夕你若真要谢我回来陪我再踏次青可好?下棋也行啊!此次我毫不耍赖。

他是被夜里的寒风吹醒,从墓碑上支起身来,一遍遍的勾勒着碑上“亡妻”二字,半响后提起脚边的酒壶跌跌撞撞的离开,露出了先前右下角被遮挡的小字“阿契”。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子夕是这样吗?”

注: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和本平台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挪用,侵权必究

往期超卓回首
三月折新柳,烟花下扬州(下)
蒲松龄辛酸“高考”路 才调横溢却别号落孙山
三月折新柳,烟花下扬州(中)
柳如是:如是我闻,柳花入梦
三月折新柳,烟花下扬州(上)
敢于抵制世俗的李清照后来怎么样了。
「冥色医馆」·之大终局
宁靖天堂的那些荒唐事儿。。
江南丹橘开紧簇,橘生淮北却为枳
古诗词中的十大山人:垂钓沧波间,心与浮云闲。
唯美古风文字

你眼中是江湖,我眼中是你

| 小编微信  / hy801413

| 小编QQ  / 990726408

| QQ粉丝群 / 486878222

| QQ投稿群 / 720828273


我进展我是个太阳可以永远平展到你的心

自媒体微信号:777y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盘点只有老司机才听过的英雄台词,孙尚香和芈

    上次猫叔收集了一些霸气的英雄台词 受到了老铁们的喜欢 虽然你们没有直说 但是从你们积极的后台留言当中 猫叔 就可以看出来 以后有什么你们想

  2. NO.2 香甜软糯中透着阵阵肉香,可把人馋坏了!

    香甜软糯的板栗既是厚味的小零嘴,同时也是入菜的好搭配。今天分享一道应季的厚味佳肴,把板栗、南瓜等食材和排骨一路烧制,给浓烈的肉香增

  3. NO.3 啪啪时女票超能夹紧是什么感觉?

    从前有个人,人称3X哥。X哥爱污漫,一画不吃饭,天天开火车,呜呜呜呜呜,呆萌爱搞笑,逗比又好色。既爱啪啪啪,也爱么么哒,键盘遥控器,榴

  4. NO.4 中国知网免费入口学生登录(2019知网账号密码分享)

    2017年知网的收入高达9.7亿,毛利率高达61%,之前的毛利率最高可达到72%。知网查重是大学生毕业前的梦魇,不仅是担心过不了查重,还因为知网查重

  5. NO.5 英国女王衣橱有哪些“玄机” 王室造型师揭秘——

    参考新闻网11月1日报道 英媒称,从收集五光十色的雨伞到为女王试穿新鞋,女王陛下的助手兼王室首席造型师安杰拉凯利撰写的一本新书围绕治理女

  6. NO.6 “你忍着点,拨出来时会有点疼。”

    第1章 接受不了 “别,别在我爸面前做!不要!” 宋斯曼无数在顾少霆的身下承欢,卫生间,办公室,楼道间,野外,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少霆给她

  7. NO.7 2019法律热点案例分析(法律案例大全及分析)

    张扣扣报复杀人 因22年前目睹母亲被邻居王家人打死,2019年2月15日,陕西汉中35岁男子张扣扣将王家父子三人当众杀害。当日,被害人王校军、王正

  8. NO.8 MBI、MFC、华克金崩盘是必然!!!

    戳看新闻也赚钱一、张誉发被捕和保外候审,7月11开庭,这条官方消息大家都知道。请问MBI,如果张誉发被判五

Copyright2018.七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