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虹洁,晃晃悠悠

自媒体 自媒体

[原文来自:www.777y.com]


[原创文章:www.777y.com]

42岁的倪虹洁身上有一种略带神经质的天真感。


在《演员请就位2》(以下简称《演员2》)的节目中,她把市场评级为B的卡片打开又迅速合上,吸气、眨眼,吃惊和尴尬全都写在脸上;坐在木箱上羡慕S级的沙发,嘟囔「应该发个冰淇淋」;晋级之后蹦起来朝观众比剪刀手,被导演批了一边抠着胳膊一边哭……


她不懂掩饰,也不想掩饰。说话直,甚至有的时候有点愣。误打误撞进入这个圈子,她花了十年去排斥,当她发现当演员的好,机会似乎又在慢慢消失。


《武林外传》火了之后,对她来说,不过是多了些戏演。接了能挣些钱,不接其实也无所谓。闫妮红了,姚晨红了,倪虹洁呢?她说她一直在面对这样的提问。


她闲逛去了。


她喜欢在山野里闲逛,喜欢晃晃悠悠的状态。对拍戏没有太大热情的时候,经常到四川,在镇上提个羊腿,带个面包,骑一匹马,带着帐篷和一群不认识的人一起进山。那些年和快乐相关的记忆,全和演戏无关:看小镇里的老人坐在板凳上晒太阳,在路边小摊吃到了好吃的小面,想象着自己买了一匹马养在后院。


她自认为是一个成长缓慢的人,没有理想,对未来也没什么规划,像个野性十足的小兽,一边玩玩闹闹,一边慢慢长大。直到遇上《蓝色骨头》才后知后觉地嗅到演员这个身份里迷人的味道。在那以后,倪虹洁开始喜欢上演戏:「慢慢和这个行业结合成一体了,觉得自己要当一个好演员。」 


但机会没有因为态度的改变而增加。影视市场里,闲逛的那几年一点折不打的记在她身上。和很多中年女演员一样,倪虹洁陷入「只能演妈」的尴尬处境。有网友做了统计,《过春天》里,倪虹洁演黄尧的妈妈,两人相差16岁;《摩天大楼》里,倪虹洁演Angelababy的妈妈,两人相差11岁;《第二次人生》里,倪虹洁演王媛可的妈妈,两人相差6岁……在《演员2》的舞台上,倪虹洁补充:「我还演过和我同龄的芦芳生的妈妈。」


但有了热切的渴望之后,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就像当年她晃晃悠悠时有一股自在的悠闲感,现在她也有自己的节奏。就慢慢来,最好能演到80岁,最好有更吃重的角色,最好在演员这条路上更淋漓尽致一点。


以下是倪虹洁的自述。


 




 文|王双兴

 编辑|金桐



                                            

1

参加《演员2》之前,我等了好久,怎么没人邀请我参加演员类节目呢?我可想上了,觉得能上台演好开心,而且能让大家看见。

没想到,上这个节目压力还挺大的。排《误杀》那几天,每天都在怀疑自己。


最开始我们在导演的休息室练过一遍,我当时觉得自己特别投入,不停地琢磨什么能让我感动,什么会让我气愤,什么时候我要畏畏缩缩,比如说警察来我不敢看她、喃喃自语什么的,自己觉得想得挺明白的。


没想到导演看完之后说,这么演不是他想要的:「十个母亲,十个都你这么演,你怎么做第十一个。」


我懵了。凭我自己现在的表演经验,想不出来到底要怎么演,又没有人商量,我就乱了,没有信心,没有底气。


凯歌导演就跟重型压土机一样碾过,我本来是可快乐的一个人,早晨来的时候踢踏踢踏,晚上回酒店时就变成了踢…踏…踢…踏…录像厅那个过道很长,真的是感觉走不到尽头,灯光还不是暖色调,煞白煞白的,一个人也没有,我跟个纸片人一样飘回去,然后耷拉在那里,整个人特别焦虑特别紧绷。


回去之后,压力大睡不着,每天换各种方式,从一开始数羊,到听白噪音,再到听佛经,听一晚上也睡不着,脑子里一遍遍在过,到底要怎么演才能达到导演的要求。


我是个特别感性的人,特别愿意相信我演的角色,所以我现在看所有角色,还是在自己身上找相同的地方。如果我是他我会怎么样,然后无限放大,这是我目前能做到的。就像我理解的那个妈妈,你儿子把我女儿强奸了,我恨不得手撕了你,这是一个普通女人的想法。所以表现出来就是外放的,青筋暴起,眼泪往下流。


导演站的高度不一样,他觉得大家都是深受伤害的母亲,没有必要再伤害对方一番了,要平静、克制地呈现。


直到最后一遍排,我的状态濒临崩溃了,特别冷静地在那儿演,心里还委屈,眼泪就哗哗地往下掉。导演说:「老倪,就是这么演,这么演就对了。」我的天啊,我当时又哭又笑,真的没想到,导演从来没表扬过我,突然表扬我,就感觉那根筋要断了的时候,突然峰回路转。


我看到了第11个母亲,背后是另外一个高度:两个母亲的和解,以及爱与宽容。我思想还达不到那个境界,但是看到了这种可能。这就是有导演教和没有导演教的差别吧,你可能永远看不到自己身上少什么东西。


我觉得这是来节目最大的收获。平时谁会打击你?虽然说你名气不是很大,但是也演了那么多年戏了,是吧?没有谁会说什么,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被导演骂过,真的被导演批评过之后,感觉自己没有自信了,好像不会演戏了,但是导演又把你捡回来了。


当时我在微博里写:我在这里生出了一股大力气,拔掉了自己一直想拔掉的、卡住表演瓶颈的那个橡皮塞子,听到「嘭」的一声,非常痛快!


《演员请就位》中的倪虹洁  图源网络



2

其实,最初入行时,我对这个行业根本没这么多热情,挺有偏见的。


高中时,我陪朋友去拍广告片,被化妆师发现了,她和我说:「哎呀小姑娘,你长得太好看了。」我特别吃惊。小时候,父母下乡去常熟,我被寄送到上海的姑姑家,每天穿着大人穿剩下的、肥肥大大的衬衫裤子去上学,觉得自己就像丑小鸭,对外貌完全没有信心。那一次是我第一次听别人夸我漂亮。


后来,化妆师带我见了导演,一周后,导演找我拍了朵而胶囊的广告片,也是因为那次的机缘,两年后,婷美内衣找了过来。


签合同的时候,上面写着「婷美保健修身内衣」,我还在想,怎么还成了内衣形象代言人呢?但想到前两天试穿的时候,只不过是类似背背佳的保健衣,就签了。


直到我进公司的时候,看到模特们都穿着文胸在那儿,他们好像也无所谓,特别大方地走来走去,但我当时坐在地上就哭了。那个夸我长得漂亮的化妆师过来说:「没事没事,你先试一下给导演看看,明天要拍,我和导演说给你找个替身。」


结果第二天去了,不是替身吗?事实上,机器架好,就等着我开工,片场所有人都看着我,大家都这么穿着,好像我不穿才是怪物呢,更何况,合同已经签了,我没有钱赔。


就这么拍了一条火遍大江南北的内衣广告片,我还被评了「全国十大广告明星」。那时候是1999年,接下来的五六年,那条广告在电视上放得特别多。


当时整个社会的氛围还不是特别开放,每次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饭,开始还在叽叽喳喳说话聊天,突然电视里传出那段音乐,我出来了,大家就都立刻低下头在那儿吃,一片安静。那二三十秒极度煎熬,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们也不跟我说话,电视也不看,等那个广告过了开始放别的了,又开始抬起头叽叽喳喳说话了。


从始至终那件事他们一句也没有提过,但越不提,我越知道他们肯定特别介意。


 倪虹洁早年间的造型  图源网络

期间,我在同济大学读了书,学的经济信息管理。有人建议我考上戏,但是家里人觉得,以后还是要找个正经的工作,就这么去读了我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专业。


婷美内衣火遍大江南北之后,陆续有其他广告找过来,我对这个行业很抵触,觉得都是骗人的,就都拒绝了。


上学期间,因为长得还可以,也被星探找到过,说只要留张照片,我们的广告就会来找你,我全都拒绝了,完全没想干那行。


也没想过将来要做什么,直到千禧年初,一个山东的制片人到上海找到我,拍电视剧。我说没演过,他说:「没有关系,你肯定能演好,那个角色特别适合你。」就这么拍了第一个戏,后来陆陆续续有其他戏找过来,倒没有因为内衣广告的影响突出身材之类的,但好像都不是那么好的角色,情人、小三之类的。


早期的影视剧制作门槛比较低,活儿会做得比较快,比较套路化。我都会拍:来,大家走一遍啊,好;全景,一起哈,来,靠近,切;你坐这儿,我坐这儿,这儿个机器,那儿个机器,总体再来一个,好,下一场。那时候我觉得,演戏好像和拍广告差不多,挺简单的;可以挣钱养活自己,挺好的。


有一阵儿烂剧本特别多,不知所云,我都看不懂;剧组也鱼龙混杂,我还遇到过当街打架的,灯光组拿着灯架,满大街追录音组。


那时候拍戏,很多就是自己在往外掏,别人没有时间来跟你说「我觉得这个人物前面后面怎么样」,或者「这个你演得非常好,但是可不可以给我另外一种」,没有人说这样的话,也没有人去说戏、磨戏,大家都特别忙碌,希望快点完成任务。


「导演用不用再来一条?」


「不用了,我觉得挺好了。」


那个时候也无所谓,你拍得快,我早点收工,觉得「挺好,挺好,过了就好。」反正大家都这么拍嘛。但是你会缺少一种成就感,就觉得没意思,没意思也得干,但是不会花太多精力。


 拍摄中的倪虹洁  图源网络

                                            

3

到了《武林外传》剧组完全不一样了,真的是世外桃源,一群人生活在一起,大家特别亲。

中午拿着一个饭缸去食堂吃饭,伙食可好了,都是肉。喻恩泰老爱吃蒜,我们都嫌弃他。吃完午饭,下午一点钟才去拍戏,围着一个大桌子,就一个房间,里边是换衣服的,大家在外面嘻嘻哈哈对词。到五六点,就收工了,大家在门口聚餐,再喝点小啤酒,他们爱看球赛就看看球赛,其他人就聊天。


那时候是夏天,我记得山上空气好,各种虫子叫鸟叫,还有一群猫猫狗狗。每天夕阳西下的时候,就牵着组里的狗去玩,很开心。


一点负担都没有,拍戏也没有负担,人和人之间没有什么隔阂,特别坦诚。半年生活下来觉得大家都好亲好亲,没有原来看到剧组那些可怕的场面,我才知道也有剧组会是这样子的,好开心。


 倪虹洁在《武林外传》中饰演无双  图源网络

那时候对「演员」这两个字,没有太深的理解。我做功课也很简单,剧本拿过来,把我的词划下来,全背出来。我背得可快了,然后一拍,就过了。演员可能就是这个样子。


后来,没想到《武林外传》火了,想在小面馆啊、小地摊啊吃碗面、吃个串儿,刚觉得好吃,就发现有人坐到对面了,一直盯着我看,瞬间汗出来了,面也吃不下了,就走了。


那时候我真的不希望自己火,反正我有戏拍,也有钱挣就行了,不希望自己红,被人关注我还挺难受的,被认出来也觉得好尴尬。


之后有公司找过来,我没签;有戏找过来,也没全接。每年用小半年时间拍戏,其他时间在外面闲逛。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属于一种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经常一个人去四川,在镇上带个羊腿,带个面包,带个帐篷,骑一匹马,和一群不认识的人一起进山。


晚上就在山上露营,天好冷,但是星星好近,全是星星,密密麻麻。身边都是不认识的小青年们,他们也不认识我,大家叫上老乡、护林人一起烤面包、烤羊腿、煮羊汤,分着吃。


有一次结束之后,要各回各的城市了。有人拍了很多照片,打算通过邮箱发给大家,到我的时候突然说:「你长得跟《武林外传》那个无双好像啊。」还问,「是不是啊?」我说:「不是!」


我喜欢去云南,我喜欢那里,生活节奏好慢。我想在不拍戏的时候,每天穿着蓝色的袍子,戴着银饰,拿本书在那儿看,喝着滇红茶晒太阳。然后我再买一匹马,马不贵,七千块钱一匹,可以买一匹养在后院里。我每天四五点钟的时候就可以骑着这匹马,走过青石板路,去那边的菜市场买菜。我真这么想,因为云南的马是可以随便走的。


后来,我真的去开了家客栈,发现不行,我那个院子,妈呀,每天好吵啊。无数的人在找我通马桶啊、修电视机啊,什么开房、退房,哎呀。马也没买成,因为买一匹马不贵,但请人每天养马挺贵的,我想算了吧。


还是太梦想主义,你知道吗,还不是理想主义,就老爱做白日梦,做过无数个白日梦,自己还挺开心的。客栈现在也在,反正也不挣钱,赔着,也没人要,就放着吧(笑)。


那种日子挺开心的,去西藏啊什么的。反正除了拍戏就是玩,各种玩,我对奢侈品、买东西什么的不感冒,觉得没有用,但是这种闲逛的日子是我一直喜欢的,所以也没签公司,万一我想出去他们不让怎么办,万一他们想让我演的戏我不想演怎么办,总怕有羁绊。


真的无所谓啊,有人找我演戏,问有没有空,有空;我们预算不是很高啊,行,大差不差;后来没信儿了,不去就不去呗。连剧本都不看,只看人情,而且也从来都不会拒绝,当时「演员」对我来说连一份工作都算不上,感觉是一份闲差,打牙祭,不忘词、不被导演骂、拍完就行,其他时候还是以自己的生活为主。


我老觉得自己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到现在有很多演员和导演我也不认识。什么制片人啊,只有合作过的我才认识,你让我找一找关系,问问这个戏谁投的、导演是谁啊,请导演出来吃个饭呗,或者买点东西见见制片人,都做不出来,觉得好丢人。因为从来不跟那些「关系」吃饭,所以我也从来没有「关系」。


给我剧本我会演戏,会撒谎,会吵架,心理特别强大,但到现实中就不行了。我也不知道我这样的人是不是适合在演艺圈生存,反正这么多年也就这么过来了。


现在好一点了,可能也没好哪儿去。我看自己参与的真人秀,刚想表扬一下自己说:看,我现在挺圆滑的,看不惯的或者不认同的,就不说了,不看你,看别的地方,努力不表现出来。结果镜头一过来,发现表情管理不好,其实全写脸上了,还是看得出来。


每天也不想什么大事,就满足于比如今天吃了碗特别好吃的小面,高兴半天,想着「我明天还要吃」。就真的这样,特别容易满足和有幸福感,所以对未来,也没有说我要怎么样、我要成什么样的人,我今年拍几部戏、做到女几号,然后拿一个什么奖,从来没想过,只想安安静静过自己的小日子。


这些年,总有人问我,《武林外传》之后,闫妮姚晨沙溢他们都火了,你却没火,有没有压力?他们做好了准备要干这一行,并且付出了努力,但是我没有。我在那时候还不适应那样的生活。机会其实挺多的,但是我也没有当回事儿;现在知道宣传很重要,那时候也不在乎。总是以奇怪的方式错过很多好的机会。


而且,不觉得会演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看其他演员演戏时,说哭就哭,好奇怪啊,好假啊。等自己拍了也在那儿演,那时候特别矛盾,又要干这一行养活自己,又瞧不上这一行。其实是没有想好到底要做哪一行,还犹豫着说要不要去开宠物店呢。


图源微博@倪虹洁



4

2009年,尚敬导演把大家叫回去,拍电影版《武林外传》。那时候突然意识到,时间在自己身上过得好快,一晃四五年就过去了(笑)。我还在原来的节奏里,但是他们都成长得比较快,变得特别特别忙,没有很多的时间,拍完戏,他们可能还在想别的戏的事情,但我拍完还总期待着能回到过去的状态,但大家没办法像以前一样混在一起了,找不到原来拍电视剧时的感觉了。


是必然的吧,四五年过去,想的事情、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会不一样。瞬间就特别有距离感了,那种距离感并不是说多有名、演了多少戏,说不上来,和原来的感觉有很大差距,也挺失落的。


表演上也有了差距。那时候我觉得闫妮演得可好了,觉得自己好像总是演不好,两三年没怎么好好拍戏,变得生疏了,不太能适应拍戏的环境了,一说「预备开始」,说词儿我就心慌,心里觉得自己会忘词,虽然没有忘,但是说的词都是不在点儿上,不在节奏上。


尚敬导演他从来没有说过我,那次他突然说:「哎,倪虹洁,你怎么变木了,你怎么没有灵气儿了?」


他有个习惯动作,就是提裤子,一边走一边拽裤子,然后半开玩笑地说的。我听了之后,当时在努力地笑:「啊?有吗?嘿嘿。」但是后来回去哭了好久。


他这么说让我觉得,原来那么一点点骄傲都被打灭了,本来觉得导演不会说我的,每次都「演得还行吧」,但当时觉得,我是不是真的不能再在这一行干下去了。


 拍摄《武林外传》电影版时的倪虹洁  图源网络

好在很快遇到了《蓝色骨头》,遇到了崔健。


拍完电影版《武林外传》之后,尚敬导演打电话给我说:崔健找你,崔健你知道吗?我说:崔健?不是唱摇滚的吗?他说:对,他拍一个电影,你回北京见一下吧。我当时觉得,女主角,找我也不可能让我演,只是尚敬导演说让我见一下,那我就去见一下。


当时是夏天,我记得还挺牢的,我也不会打扮,把长头发半扎起来,穿一条白裙子,开着我的黄色小polo就去了。


看到崔健的时候,咦?小老头儿?本来我觉得他应该很摇滚,很酷,没想到是那个状态,很放松,坐在窗边。他也没给我看过剧本,简单聊两句之后就给我放他的那首《迷失的季节》,「(哼唱)太可惜/也太可气/我刚刚见到你/你是春天里的花朵/长在秋天里……」


那天的天气就像今天一样,不是特别晴,但太阳照进来,我能看到光线里好多小灰尘在那儿飘。然后听到他的歌词,他的曲子,哇,心里就像有石头一块一块压上来,喘不上气。心里在想,一个女人生错了年代,又错过了属于自己的感情,好可惜,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


他坐挺远的,我也没看他,反正我也没什么压力,觉得他也不会选我,来见一见而已。没想到后来就叫我演了,可能觉得我能听懂他的音乐吧。


拍的时候在巫溪,重庆一个特别偏的山区,好像到了一个隔绝的世界。那是文革年代的戏,跟我生活差距还挺大的,但是我生活当中也不是很现实的人(笑),所以就还好,无形当中倒特别契合那个角色。


崔健是个特别像孩子的一个成年人,我觉得是因为我们俩有相同的地方,就是真的很单纯、很单一,看东西看事情比较简单,就能聊到一起。


他有时候看我演戏,比如一场哭戏,儿子被抱走,我一遍一遍地摔倒在地上,一遍遍地哭,一上午都在哭,然后他真的特别认真地跑过来,就这么盯着我,说:「好厉害,倪虹洁你怎么哭的,一直在哭哎,好厉害。」会问那种很奇怪又很单纯的问题。


在戏里,我演的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生活中因为美貌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每天一穿上那个年代的衣服,走在石板小路上,我就会觉得自己就是个文艺小青年,身上有那个年代的美,每天都觉得哎呀,好开心啊,不自觉地就投入进去了。以前演戏,可能演谁都是在演自己,但是在那部戏里突然有了另一种感觉,就是演谁就是谁。


最开始叫我去演的时候,除了崔健之外,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不相信我,说「她演喜剧的」,问导演:「你没有看过她的《武林外传》吗?」然后崔健说:「啊?我没有看过啊。」


「哦……」


除了他之外,所有的工作人员对我都是一样的态度,就觉得,哎,反正差不多能完成就行吧,因为是导演定的嘛。但没想到竟然能演好,所以他们总是在夸我,每见到我一次,就会说:「太出乎我们意料之外了,我们都觉得你就是个情景喜剧演员,能演成什么啊,没想到你能演得那么好。」到现在好几年了,我跟那部戏的工作人员还有联系。


那个剧组是一个专业性特别高的团队,导演、摄影、特效等等,每一个工作人员都特别敬业,嘴里全是关于戏的事,连闲聊都听不到。不拍戏的时候,崔健就抱把吉他边弹边唱,特别陶醉。你能从他们身上看到创作带来的享受,也是头一次知道那么多人那么认真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像好多细细的小麻绳,最后拧成手臂那么粗,就觉得这个组好扎实啊。


那个环境对我帮助特别大,我每天都特别自信,特别骄傲,因为他们说我戏演得好。就像这次在《演员2》和大鹏导演合作《花木兰》,最后的影视化呈现,导演们的反馈特别好,全是夸奖我的,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特别怕离开这个舞台的时候会有遗憾,包括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只能演以前演的那些角色。现在我觉得不光是对我表演的认可,也让我有信心去接各式各样的角色,有信心把它们演好。

 

从崔健那个组出来之后,我发现其实演戏演得好是很受人尊重的,跟你长得好看难看没有关系。努力了是会有回报的,这个回报不在于得到了多少流量或者多少名气,而是你的努力和付出是被认可的,这个荣耀感每天都萦绕在我身上的,所以我每天都特别开心,是一种幸福感。


原来我是分裂的,一边当演员,一边怀疑这个职业,可干可不干,老想干别的;浑浑噩噩一蹦10年就过去了,直到有一天真的是感觉好像在慢慢长大,觉得自己是要有一个喜欢的事,在慢慢长大的过程中才发现,哦,我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从那时候开始,我慢慢和这个行业结合成一体了,觉得自己要当一个好演员,要好好演戏。


《蓝色骨头》里的倪虹洁  图源网络

                                            

5

有了喜爱,有了信心,对待这份工作的态度就不太一样了,每天的重心也不一样了。《蓝色骨头》之后,我开始以戏为主,以角色为主。到了一个城市,拍比较重要的戏,会有心理压力:我不能干别的事。所以就不会出去旅游,不会跑出去遛弯、吃好吃的。


心思开始用在演戏上,人也不自觉地开始用功。后来,每接一个角色,都会理无数遍剧本,想很多东西,一般功课都是用铅笔做的,因为我经常改主意,老是想找一个最好的,然后把原来那个擦掉,重新写,或者把三四个都备注上去,看看哪个更好。


而且比如说今天要演一场比较有情绪的戏,我可能早上我就不跟任何人说。几年前我接到一个毒枭的角色,因为我没演过,女毒枭的形象在电视上也不太看得到,所以我一直不知道应该是什么样。直到给我造完型之后,我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觉得好凶,再看,越看越凶,从那时候开始,看化妆师就这么斜着眼睛看,看所有人都这么看。


因为我知道如果刚笑完眼睛眯着,一说开始我没办法很快变成角色需要的样子,所以从进组第一天起基本不跟他们嘻嘻哈哈聊天,就抱着一种看谁都不顺眼要灭了他的心态待着。在那个组大家肯定觉得我特别不好相处(笑)。


以前有大把机会的时候,我在四处闲逛,后来慢慢喜欢上这个职业了,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和名气的下降,机会变得越来越少了。


《武林外传》之后,你没有往前走,就等于往下走了,后面就会越来越难,机会也变得越来越可贵,并且很多时候是争取不到的。所以我只能去演一些没有人和我抢的反面角色,比如《娘道》里的隆万氏;要么就是去演各种妈妈。


就像我在节目里说的:「假设我不去演妈妈,或者不愿意演大反派的话,我就没有戏可以演。我觉得我自己现在就像一根皮筋,每天都会把自己的能量充得特别满,然后满怀着激情地说我要创造一个角色,但是这根长长的皮筋每次都会狠狠地弹回来,因为我根本就争取不到这个角色。」


有一次,为了争取一个角色,我花了两天时间,把一部戏八十多集的剧本全都看了,看得头晕脑胀,就是为了把人物关系捋清楚,等导演问的时候我要说给他。


但到最后,让我一次试戏、两次试戏、三次试戏……我很少有试三次的,我当时在想,这意味着他对我的认可,因为每演完一遍,导演都说「很好」「我很感动」什么的,但后来还是没让我演。


我知道,跟我演得好不好没有关系,也不是他能说了算的。现在导演的话语权不是很大,在很多条件的限制下,他也没办法做出决定。


还有的就是导演见过之后,聊得特别好,最后还是没拿到角色。等片子出来了一看:哦,最后是她,比你有名气,人家可以,你只是备选。


以前没有这种感触,可能本来我也不太在乎,等我在乎的时候,觉得好喜欢啊,觉得我一定能演得很好,那么仔细地看剧本,但是当我做完自己的努力之后,发现我还是争取不到,没有别的原因,就是不够有名,我就开始焦虑了。我一直玩儿下去,50岁我还在玩儿,那基本就不进则退,至少不能往前迈一大步。


但是自己也清楚,流量、机会这些都很难说,付出的努力和得到的回报可能不成正比,我能做的就是溜着小步往前走,至少我在演戏,不管演什么角色,对自己都是种锻炼,因为我一直在干这个事,就会游刃有余,真要是哪天碰上了,至少做好了前期准备。


所以前几年我也一直在拍戏,演过《一夜惊喜》里丑丑的海蒂,演过《加油,你是最棒的》里的职场女强人牛美丽,还演过《摩天大楼》里被家暴的妈妈钟洁……会珍惜找到我的每一个角色,哪怕是很小的角色。


《摩天大楼》里的倪虹洁  图源网络


市场很现实,在《演员2》的评级环节,我被分到了B级。不过也没关系,参加这个节目,就是希望自己的表演能被更多人看到,希望我可以有一定的市场竞争力。


去《演员2》之后,得到的关注确实比以前多了很多,原来路上被别人认出,都说「你演的无双怎样怎样」,现在变成了「你是倪老师吧,我看了《演员2》,你演得可好了」。


找我拍戏的也多,是真的多,基本上每天都有,最多的一天收到过3个剧本,而且很多无论是制作班底,还是导演和编剧团队,品质都特别好,还有导演约我明年的戏。我说这是什么情况,就突然觉得自己好红。


找过来的剧本会有不同的角色,不过还是有很多妈妈的角色,但是戏份变重了。那天我接到一个剧本,很好的导演,我一看,从第二场开始就有(戏份),然后翻页,发现第七八九十……到底有多少我的戏?一看有几十场。都不敢相信是真的,心想:是让我演这个妈妈吗?再翻一遍,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妈妈……


所以说虽然更多的还是妈妈的角色,但是可演度变宽了。以前在十场里面塑造一个不一样的角色,现在我可以在几十场里面找到自己,也是挺开心的事。


原来是无所谓,现在懂得珍惜机会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能在同一个时间里轧几个戏,还是要有取舍,虽然也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是不要过多地消耗自己。


我可能成长得比较慢,某些方面特别滞后,对未来的规划什么的,都没有,每天都很开心地过着。我现在40多岁,心智还在30多岁,但你要知道我30岁的时候,心智可能也就20上下吧。


慢慢长大,对演员这个职业的理解也越来越多,回过头去看,这个事情你能干得了,你又喜欢,然后又能养活你自己,还能让你去不同的城市,不用朝九晚五,还能演各种各样不同的人物……特别适合。上哪找那么好的工作,就在你眼前,瞎晃什么啊。


我看过很多国外的片子,看到很多优秀的演员,但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到那个状态。比如《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演艾滋病感染者那个,瘦得身上全是一根一根肋骨,跟飘着的鬼一样,一个演员为什么会对角色付出那么多?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去够到,但是我特别想成为那样的人,可能真的是需要像凯歌导演那样的训练,无数次地把你弄扁了重塑,就是重生。


现在,戏演得好的时候,我晚上躺床上还在笑,真的很开心;第二天早上要去片场,想到有重要的戏要拍,又特别兴奋。


就像我在节目中说的:「我觉得我这辈子只会干一个事儿了,因为我喜欢演戏,我会一直当演员,我觉得我可能会拍到八十岁,然后真的哪天身体不行了,某个片场我就倒下去了。」


图源微博@倪虹洁




星标关注《人物》微信公号

精彩故事永不错过



自媒体微信号:777y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盘点只有老司机才听过的英雄台词,孙尚香和芈

    上次猫叔收集了一些霸气的英雄台词 受到了老铁们的喜欢 虽然你们没有直说 但是从你们积极的后台留言当中 猫叔 就可以看出来 以后有什么你们想

  2. NO.2 香甜软糯中透着阵阵肉香,可把人馋坏了!

    香甜软糯的板栗既是厚味的小零嘴,同时也是入菜的好搭配。今天分享一道应季的厚味佳肴,把板栗、南瓜等食材和排骨一路烧制,给浓烈的肉香增

  3. NO.3 啪啪时女票超能夹紧是什么感觉?

    从前有个人,人称3X哥。X哥爱污漫,一画不吃饭,天天开火车,呜呜呜呜呜,呆萌爱搞笑,逗比又好色。既爱啪啪啪,也爱么么哒,键盘遥控器,榴

  4. NO.4 中国知网免费入口学生登录(2019知网账号密码分享)

    2017年知网的收入高达9.7亿,毛利率高达61%,之前的毛利率最高可达到72%。知网查重是大学生毕业前的梦魇,不仅是担心过不了查重,还因为知网查重

  5. NO.5 英国女王衣橱有哪些“玄机” 王室造型师揭秘——

    参考新闻网11月1日报道 英媒称,从收集五光十色的雨伞到为女王试穿新鞋,女王陛下的助手兼王室首席造型师安杰拉凯利撰写的一本新书围绕治理女

  6. NO.6 “你忍着点,拨出来时会有点疼。”

    第1章 接受不了 “别,别在我爸面前做!不要!” 宋斯曼无数在顾少霆的身下承欢,卫生间,办公室,楼道间,野外,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少霆给她

  7. NO.7 2019法律热点案例分析(法律案例大全及分析)

    张扣扣报复杀人 因22年前目睹母亲被邻居王家人打死,2019年2月15日,陕西汉中35岁男子张扣扣将王家父子三人当众杀害。当日,被害人王校军、王正

  8. NO.8 MBI、MFC、华克金崩盘是必然!!!

    戳看新闻也赚钱一、张誉发被捕和保外候审,7月11开庭,这条官方消息大家都知道。请问MBI,如果张誉发被判五

Copyright2018.七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