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资金超百亿,广东警方破获比特币网络赌球大案

自媒体 自媒体

流水资金超百亿,广东警方破获比特币网络赌球大案

[原文来自:www.777y.com]

文章来源:新华网、新京报 [本文来自:www.777y.com]


7月11日消息,广东省公安厅11日晚通报称,该省茂名警方近日破获一个利用比特币进行网络赌球的特大案件,流水资金超百亿元。


该案是广东公安机关近期开展“净网安网9号”打击世界杯网络赌球违法犯罪收网行动的成果之一。


此次收网行动打掉20余个涉案团伙,抓获540余名犯罪嫌疑人,捣毁70余个赌博APP和网站,关停250余个网络社交平台聊天群,冻结2.6亿余元涉案资金,扣押一批服务器、电脑、手机、银行卡等涉案物品。


流水资金超百亿,广东警方破获比特币网络赌球大案

警方公布网络赌博犯罪流程


今年5月,,茂名市公安局发现有不法分子利用网络平台开设赌场,并宣称“支持全世界通用的比特币、以太坊和莱特币充值提现,全球几十个国家同步工作”,吸引球迷下注赌球。


警方专案组侦查发现,这一网络赌博平台服务器搭建在境外,是集传统网络赌博、暗网技术、区块链虚拟货币交易和聊天工具推广运营于一体的赌球集团。该集团利用虚拟货币监管漏洞,在暗网上操作赌博平台进行虚拟货币赌球交易攫取巨额利益,逃避公安机关和银监部门的打击。


这一赌博平台上线运营8个多月,就发展两级代理8000余人、会员33万人,涉及多个国家和地区。由于平台充值只接受虚拟货币,一般会员不会操作,因此派生出很多输赢交易内部对冲群,代理资金流水超百亿元。


专案组近日捣毁该非法网站,先后在成都、贵阳、长沙及深圳、广州控制该团伙6名核心成员,冻结银行账户资金500余万元,并缴获价值一千多万元人民币的虚拟货币。


与此同时,广东其他地区警方也分别发现多个赌博团伙在世界杯期间利用网络社交平台推广赌球,这些赌球平台主要分为网站和APP两大类。网站类大多为“皇冠”“新葡京”“永利”等名头的赌博网站,通过浏览网站、注册登录即可进行下注操作;APP类则需下载安装到手机,在APP内操作下注。


在查清各赌球团伙的作案网络、人员构成、组织体系和活动轨迹后,广东省公安厅组织全省21个地市公安机关在广东、广西、四川等多个省份同步开展集中收网行动,摧毁20余个网络赌球犯罪团伙。


广东省公安厅提供资料显示,网络赌球犯罪团伙层级严密,多为“金字塔”式的组织架构模式,层层招揽代理、层层发展会员,并从会员的下注中层层“抽水”牟利。背后庄家通过对赌徒投注进行分析,根据投注比例操控赔率,让少部分人赢钱、大部分人“打水漂”,而庄家获取其中差价、稳赚不赔。部分参赌人员深陷其中,导致倾家荡产,甚至滋生盗窃、抢劫等违法犯罪。


北京一赌球团伙被端:涉案资金3.2亿元 有人输得离婚、卖房


7月5日,北京警方打掉一特大网络赌球犯罪团伙,控制涉案人员46名。据初步统计,世界杯开赛以来,该团伙涉赌的资金流水达3.2亿余元。

有赌客离婚、卖房产


工作的几家公司倒闭后,今年40多岁的北京人张某某,开始以赌博为生。


“他自己也赌球,并逐渐从赌客发展成庄家,后来直接与境外赌博网站联系,今年2月起成为中国境内赌球的总代理,发展下线并组织境内参赌人员投注。”民警介绍。


经专案组侦查了解,在世界杯期间,以张某某为首的6人活动更加猖獗,涉嫌利用赌博网站,在北京发展下线会员,在网上投注进行赌球、百家乐等违法犯罪活动。


有赌徒长期沉迷其中。“一名女性因为赌博离婚,名下房产变卖,开的公司也黄了。只今年输赢就达到几百万,尤其世界杯期间,赌博的频率和金额呈数倍增加。”


记者了解到,该团伙作案有以下规律:与境外赌博网站勾连,获取赌球高级账号代理权,得到专用用户名、密码用于投注,借以敛财;通过微信等发布每日比赛球队对阵情况、“盘口”信息、下注输赢赔率,并逐步发展代理和会员进行赌球。


赌客按赔率和对比赛结果的判断,通过电话和微信向张某某团伙投注,比赛结束后按比赛结果和下注情况,结算赌资。


此外,赌博网站按投注金额根据提前约定的比例,将赌资返还给张某某团伙(俗称“返水”),涉赌团伙还以“抽水”(注:从赌徒投注金额中按比例抽取提成)形式从参赌的大额资金流水中牟利。


发展多级代理招赌客


网络赌球采取金字塔结构的多级管理方式。民警介绍,最顶端的境外博彩公司开设网站及APP方便赌徒进行赌博,以张某某为中国大陆总代理,逐步发展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由代理寻找个体赌客下注。


专案组侦查中发现,团伙涉案人员有明显的地域性,基本和张某某同一地域。“他发展下线有要求,最基本的是要互相了解和信任,因此下线基本是其亲戚朋友;此外,下线还必须有一定经济实力,并且有社会活动能力,可以再拓展下线并招来赌客。”


赌球方式有很多种。据了解,除了国际推荐的赔率制定“胜平负”、“比分”等常见玩法,张某某还提供其他多种玩法;赔率也非固定不变,为规避风险,庄家会随着赛程随时改动。赌客只需在比赛前及比赛期间告诉庄家押注内容,赌资在赛事结束后结清。


与传统的赌博不同,网络赌博人员通过微信等即时聊天工具联系,同时通过移动支付和银行转账等方式下注。为避免破绽,张某某与境外网站联系时,甚至会通过特殊通道,进行大额的现金交易。


46名涉案人员被抓获


“赌客赢了庄家一般都会给钱,以此吸引更多赌客。而赌客输了不给钱,则又滋生催债、高利贷等。”民警介绍,与其他网络赌博相同,尽管赌徒有输有赢,但庄家永远保持在不败位置,其利润来源于“抽水”。


7月5日凌晨5时许,200余名警力组成50个行动组开展收网行动,共抓获涉案人员46名,其中刑事拘留14人、行政拘留21人,其余人员正在审查中。同时起获手机、电脑、账本和银行卡等大量涉案物品。


据初步统计,自本届世界杯开赛以来,该团伙涉赌的资金高达3.2亿余元。其中3亿元涉及赌球资金,2000余万元是团伙参与境外网站其他赌博活动资金。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工作中。


北京警方提示,网络赌球属于违法犯罪行为,群众切勿参与,警方将始终保持对各类赌博违法活动的严打高压态势。“从国家和社会层面来说,参与境外赌博或者利用互联网登录境外网站赌博,资金的交流都是和境外的赌场、赌博网站核算,让国内积累的社会财富流向境外。”


【讲述】


“有人欠五六万还继续报注”


北京的吴浩(化名)爱好足球,从“世界杯”开始参与网络赌球。最初是通过各类网络APP下注,比赛刚开始两场,这些APP突然都不能下注了,“显示系统正在升级中”。


为了继续赌球,吴浩参与同学的微信下注,每次开场前确定下注金额,等比赛结束后再进行结算。“同学的同学是上家,对方每场抽水5%。上次韩国对德国那场,我赢了1.5万元,钱到现在都没给,同学说是上家没给,没办法。”


陕西西安的李某是个小型代理,世界杯开赛前,他经朋友郑某介绍,开始参与代理买球,“来买球的一般是熟人亲朋,很少有人懂球,大都是凭感觉买”。


每场比赛开始前的一小时内,上家会把盘口和水位通过微信发送给李某,然后他再发送给买球的朋友。“赔率和水位会实时微调,但不会有太大变动,有时一场比赛还会有两个盘口。”


李某介绍,这些人多以“买一点,看球才有意思”为由买球,但随着赌资越来越多,很多人就收不住了。李某也买球,“前几场比赛下注特别重,德国和墨西哥的那场我输了一万,想回本,所以巴西和瑞士那场又买了两万,结果都输了。”他说,自己下的注和其他人相比算少的,“巴西和瑞士那场,几个朋友都下了十万的重注”。


买球代理的利润来自“抽水”,李某表示通过整个赛会自己挣了几十万。“因为都是朋友,我规定在这里买,每一万块我抽二百块,每场比赛我这里都有投注,少的十万以上,多的过五十万。”


其实,李某上家给的赔率和许多博彩公司有出入,但很多朋友还是会在这里买,“一是安全,都是熟人,二是可以先报注后给钱。”李某说,如果上家催款,他会先垫付再向朋友要账,“有人欠了五六万,还继续报注。”

自媒体微信号:777y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七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