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圈里最深的无奈,请原谅我没法全部告诉你

自媒体 自媒体

转自:医林百晓生 [转载出处:www.777y.com]



[转载出处:www.777y.com]

前几天在门诊看到了一个咯血的病人,这个人是经朋友介绍辗转找到我的。病人家属给我的第一句话是:我家老公手术后1个月,现在每天都在咯血,当地医院说已经没办法了!

 

“当时为什么做手术呢?”我问。

 

“大夫说是肺癌。”她答道。

 

我看了一下病历,手术是在一家三甲医院做的,这家医院在当地虽然不是最好的,但也应该算是比较好的了。

 

出院诊断里写着:左下肺鳞癌。

 

我又翻了一下病理报告单,发现在切除的肺叶标本上居然没有找到癌组织,只是在清扫的淋巴结里发现了鳞癌的踪迹。一般来说,癌症首先要有原发灶,而原发灶都存在于病变器官中。换句话讲,只要手术切除了病变器官,那么就应该能够在器官里找到癌组织。

 

所以,这份报告显得有点不合常理!

 

我一边跟病人家属聊病情,一边继续翻看她手术前后的CT片。看着看着,我发现病人原发病灶的位置非常深,而且个头很大,已经与心脏和周围的大血管融合成团,手术是根本不可能切掉的。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这个手术只是把病灶以远的正常肺组织给切掉了,病灶还留在原地,没动。

 

我又问:“病人在手术前有什么紧急情况吗?比如说持续的高烧或者咯血什么的?”

 

“没啥,就是有点咳嗽”。她答道。

 

我又仔细看了看病历,确实没有,这病人手术前几乎一切正常。

 

看到这里,我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首先,这个手术在术前就可以确定是不可能成功的,这一点专业人士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但手术还是做了;其次,如果手术中已经发现原发灶不可能切除就应该终止手术,可术者居然把那些正常的肺组织给切了。

 

也就是说,这手术根本就不该做,更不应该做成这样。

 

我憋了一肚子的话没敢说出来,只告诉患者家属:去找肿瘤内科会诊吧,这种情况不适合再手术。

 

病人家属不明就里,连声道谢地去了。

 

还有一次参加学术讨论会,主办方提供了一个晚期肺癌的病例,该患者已经有全身多发转移。按照常规,这样的晚期病人只能做内科治疗,做手术是没帮助的。可当地医院的外科竟依然给患者做了肺切除手术,然后很快,这患者就因脑转移而去世了。

 

当主持人问到我对该病例的意见时,我只问了一句话:我很想知道那位医生给他做手术的目的。此言一出,引得大家一阵哄笑。然后主持人解释道:这病人是从其他医院转来我院的,手术也是在那个医院做的......

 

然后,大家就心知肚明地没再说这件事,继续讨论关于后续治疗的成败得失。没有人关注那个病人的命运多舛,也没人批评“那个医院”的任意胡为。

 

也许,是不知道该说啥好。

 

这两个手术虽然在形式上有所不同,但本质是一样的:医院盲目扩大了手术指证,而病人损失惨重。其深层面的原因,自然都是为了挣钱。

 

更糟糕的是,这一切治疗都可以有一个很“学术”的理由,这其间的奥妙外人很难看得出来---医学是复杂的,医生可以有很多理由给你做这个手术,也可以有很多理由不做这个手术。

 

说到这里,估计很多正义的喷子们已经按捺不住了。先别急,医疗圈里的无奈还不止这些,姑且让我把话讲完。

 

我们都知道医生有医药回扣和器材回扣的问题、有红包的问题、有责任心不强的问题,甚至有不安于本职工作、跳槽转行的问题等等。但如果你有足够的责任感和探究精神,顺着这些现象继续往前追,你会发现那一路之上的风景犹如一幕幕大剧,当真是跌宕起伏、精彩纷呈。

 

首先,你会看到“取消以药养医”、“不能以器材养医”之类的文件,并且可以听到整个医疗圈对这些新政的一片骂声,因为在取消了这些养医神器的同时,医疗收费的标准并没有真正提上去,政府的补偿也没有跟上来。

 

如果再往前追,你会见到10多年间日益恶化的医患关系,和医疗管理部门为了摆脱医疗困境所做出的种种不可能有效的努力。

 

如果再往前追,你会看到20多年前医疗市场化的澎湃大潮以及药方里开出电饭煲之类的奇闻。你会见政府拨款的逐渐减少的事实和医院里的各种创收方式,当然,你还可以看到“医德”的慢慢沦陷和老百姓看病时的惶惶不安和逐渐积累的怨愤。

 

再往前追,你就终于可以见到30多年前的红头文件,其中说道“......必须进行改革,放宽政策,简政放权,多方集资,开阔发展卫生事业的路子,把卫生工作搞好......”当然,还有某些大人物要“运用经济手段管理卫生事业”豪言。

 

当时的背景是:随着人口老龄化和医疗技术的日益进步,医疗费用不断上涨,国民卫生费用的开支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比例也不断上升,政府难以支付,于是才有了“医疗推向市场”设计,希望通过市场化的博弈来解决这一世界性难题。

 

遗憾的是,大人物们显然对客观规律缺乏起码的尊重:医护人员们虽然普遍受过高等教育,但无疑还不具备共产主义的思想水平。而这种让医护人员凭着良心去做人命生意的医改方案,跟当年的“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其实还是同一个认知水平。

 

如果再往前追,风景就迥然不同了。你会看到在医护人员没有被推向市场的年月里,他们竟然都还是有“医德”的,医院里是没有医闹的,医患之间协力抗病的动人画面随处可见。那时虽然穷,好像看病也没这么贵,也没这么难。

 

遇到此景大家不要觉得奇怪,这经历很像我们的母亲河---饱受诟病黄河之水,也并非一开始就是浑浊的。

 

当然,浑水毕竟是不好的,有问题就应该整改,并且现在这“跑步式”的整改正进行得火爆异常:不能以药养医、不能以器材养医、不能以检查养医......好在西北风不能治病,,否则怕也在被禁之列。更感人的是还有许多兄弟行当都在帮着我们整改:警察、媒体、医闹、键盘侠等等,恨不得一夜之间就想把医护人员变成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

 

每当一说起这些事来,我心里总是怨气纵横,不能自已。

 

有一次跟一个记者好友吃饭,酒过三巡之后,不知怎么,心里的怨气又翻腾起来,于是径直道:“你说你们这些嘴,大难来了我们就是天使,一有好日子了就乌七八糟地胡说八道,什么TMD“纱布门”“八毛门”,能不能稍微也讲点职业道德?这么翻云覆雨地瞎玩,自己就不觉得滑稽?!”

 

那朋友略一沉吟,似笑非笑地答道:“你挺有情怀,不过境界略低了些。”

 

我愈发火往上撞:“怎么境界低了?几百万医护人员的处境你们难道看不见?把他们搞垮了你们就能有好日子过?”

 

朋友乜斜着瞪了我一眼道:“你们被推向了市场很不爽我可以理解,不过,被推向了市场的好像不止是你们---我们进入市场就比你们还早。利益之下谁不是在凭良心做事?谁不是在咬牙扛着?又有哪个行当里没烂人?”

 

一时间,我被这番话说得“竟无语凝噎”,呆了半晌,拱手向那朋友端起杯来,一饮而尽。



医疗圈里最深的无奈,请原谅我没法全部告诉你

自媒体微信号:777y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一曲《菩提树下》我等你,听哭了 !

    点击上方 蓝字 免费制作相册 【 点我听情歌 】

  2. NO.2 梁志天x隈研吾:携手打造 “竹”餐厅 !【得心设计947期】

    ▲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最前沿设计微刊尊贵热线:400-639-9973设计界大咖梁志天与隈研吾携手打造体现「侘寂」美学的现代日式餐厅。采用古典雅致竹

  3. NO.3 盘点只有老司机才听过的英雄台词,孙尚香和芈

    上次猫叔收集了一些霸气的英雄台词 受到了老铁们的喜欢 虽然你们没有直说 但是从你们积极的后台留言当中 猫叔 就可以看出来 以后有什么你们想

  4. NO.4 九个字,看懂的都是高人

  5. NO.5 想谈恋爱,又怕被曰。

    一个上了床也不一定会有结果的时代,怎么会有牵了手就是一辈子的爱情呢?房间很容易就开好了,我爱你很容易就说出口了。 大家都表现出一副很

  6. NO.6 《沧海一声笑》的GAI:我就是命硬学不来弯腰!

    本文授权转自:她刊(ID:iiiher) 作者:平民星探柳飘飘 嘻哈歌手GAI曾经在一次访谈中说过: “对,我生在古代,我说实话,我不是一个土匪就是一

  7. NO.7 2块钱一根的烤肠,里面究竟是什么肉? | 较真吃

    较真要点(赶时间?只看要点就够了): 1、很多烤肠是用鸡肉做的?国标对火腿肠的定义是“以鲜或冻畜肉、禽肉、鱼肉为主要原料,经腌制、搅拌

  8. NO.8 11 款在淘宝上就能买到的高颜值茶几

    客厅做为整个家庭中最重要的会客区,基础的茶几、沙发、座椅是奠定风格的主要软装。 相比沙发、座椅、挂画等软装,茶几总是很容易被忽略,今

Copyright2018.七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